Tuesday, November 01, 2005

如果我在洛杉磯醒來 - 析哈喬

如果我在洛杉磯醒來
我會看見一個瘋狂的男孩兒
站在人行道邊搖晃,面對早上的車輛
太high,連乞討一毛錢都沒辦法
我會聽見他的媽媽叫他
她的靈魂被憂傷的味道昏迷了
雖然她到處找他
她在這兒是永遠不會找到的

如果我在洛杉磯醒來
我會聽見我的失蹤的親愛的那個
在我耳裏唱比莉好乐黛(的歌) –
她住在鏡像的宇宙裏
對老鼠很慈善
誰也不傷害

如果我在洛杉磯醒來,我會知道
我不是唯一的尋夢者
我會在一隻
站在我公寓陽臺上
的鴿子遐想裏出現
在它的翻譯裏我是一個有滿倉鳥食的
人。它是太陽。
我是個碩果累累的行星

如果我在洛杉磯醒來
我不會要起床後往東方祈禱*
望著一個混濁
幾千萬人口的城市
****
因為我做一個人的日常****
就是在祈禱

和近
不會有分別

今天早上我有太多的事要做
不能醒來。
我祈禱,胃鳥,
往冰箱走。
忘記了。



*這是北美的印第安人的一個傳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