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06, 2005

年輕人在紐奧蘭 - 布考斯基

快餓死了,又整天坐在酒吧裏
晚上一個連一個小時在街上走
月光在我的眼裏
好似假的, 可能真的是,
在(法國區)我看
馬和車廂經過,
所有人坐在高高的open carriages,
黑人司機,
坐在後面是一對男女,
大部分是年輕,
總是白人。
我也總是白的。
對我來説世界沒有魅力了
紐奧蘭是一個用來躲藏得地方
我可以讓我的生活(漸漸消失),
沒人管/理我
除了老鼠
老鼠在我細小黑暗房間裏
很討厭和我
分享。
他們很大個,什麽都不怕
用眼睛不眨地看著我
(不能逃避的死亡。)
女人是我
women were beyond me.
they saw something depraved
有一個侍者,
比我大一點,
她端咖啡給我的時候
逗留一下子,
微笑了。(cafe)
那已經足夠了。
這個城市有些
特別之処(?)
他沒有使我感到罪疚
我對別人需要的東西
都沒有感覺
他讓我自由自在
坐在床上
燈滅了
聼著外面的聲音,
擡起我便宜的
一瓶紅酒,
讓葡萄的
溫暖
滲透
我的全身
我聼到老鼠
在房間裏
動靜,
比起人類我更
喜歡他們。
迷失了,
瘋狂了可能
不是那麽大的問題
如果你可以
這樣子:
沒人打擾。
紐奧蘭給我了
這些
沒有人叫
我的名字。
沒有電話,
沒有汽車,
沒有工作,
一切都沒有。
我和那些
老鼠
和我的青春,
一次,
那時
我知道
even through the
nothingness,
是慶祝
有些只需要知道的
不需要做
的事情